推進區域職教改革的兩大著力點

信息來源: 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教育報
點擊數:
字體:

2019年初,《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和《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陸續發布,吹響了職業教育新一輪大改革大發展的號角。作為與經濟社會發展聯係最為緊密的教育類型,作為與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類型教育,職業教育領域改革必然充滿艱巨性和複雜性。在職業教育主要為地方政府舉辦、職業教育生均經費撥款製度全麵建立以及現代產業體係建設中區域競爭日趨激烈的大背景下,職業教育的辦學定位和服務麵向問題,已經越來越成為地方政府所關注的焦點問題。筆者以為,要有效解決政府以及有關各方的關切,真正加快實現從政府舉辦向政府統籌管理轉變,地方政府需要從兩個方麵著力來推進區域職業教育改革。

找準角色定位,著力在統籌資源上下功夫

關於職業教育改革發展中地方政府的角色定位,我們至少可以從兩個方麵進行簡單梳理。

第一,地方政府既是職業教育發展的保障者,更是職業教育改革的需求者。職業院校在辦學性質上的公益性,在院校分布上高職對市全覆蓋、中職對縣全覆蓋的基本格局,以及絕大多數職業院校係地方政府舉辦的基本體製,決定了地方政府首先是職業教育發展的保障者。而職業教育的區域性、行業性特征極其鮮明,其辦學和產出所形成的資源體係,在事實上早已成為地方政府促進經濟建設、社會發展和民生保障所需要充分利用的重要優質資源。實現職業教育供需有效對接,是地方政府從舉辦向統籌轉變的認知基礎和發力重點。

第二,地方政府既是職業教育發展的執行者,更是職業教育改革的推動者。國家層麵已經從改革目標、改革路徑、推進重點等方麵,基本完成今後一段時期職業教育改革的頂層設計。頂層設計是否得到有效落實,改革藍圖能否有效展開,關鍵在於地方政府。地方政府不能僅僅做職業教育改革各項政策的執行者,更要立足實際做職業教育改革的推動者。從國家層麵已經出台的多個政策文件看,地方政府深化職業教育改革創新發展的空間非常大。國務院辦公廳在2018年底出台的《關於對真抓實幹成效明顯地方進一步加大激勵支持力度的通知》中,首次將職業教育改革相關內容列入30項督查激勵措施之一,顯然就是發出鼓勵支持地方政府深化改革創新的強烈信號。規範執行和創新推動如何有機結合,顯然需要地方政府在職業教育改革中有更多的開拓與擔當。

要實現這樣的角色定位,地方政府必須在資源統籌上下大氣力。首先,要統籌教育和培訓資源。在國家層麵職業教育和培訓仍然是兩條線管理、不少行政主管部門也分別掌握了很多培訓項目和資源的現實情況下,地方政府不僅要充分發揮好這種多頭管理的優勢,積極爭取政策和項目資源向本地集聚,更為重要的是還要大力提升對各類政策資源的統籌優化能力,積極破除因信息交流不充分、部門利益難協調所帶來的行政壁壘。其次,要統籌學校和企業資源。企業作為重要主體,要有效參與職業教育辦學,不僅需要學校與企業通過各種形式合作形成利益共同體,更需要依靠地方政府在政策層麵立足實際予以分類引導、規範和推動,推動學校與不同類型企業成為成長共同體。再其次,要統籌政府和社會資源。近些年來,以生均經費撥款製度的施行為代表,各級政府以巨大投入支持和保障了職業教育發展,為職業教育新一輪改革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但同時,職業教育改革發展還需要吸納各類社會資源,進一步激發辦學活力,增強可持續發展能力,這也需要地方政府加強製度供給予以規範和保障。

堅持目標導向,著力在治理創新上下功夫

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不斷催生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和新模式,直接推動經濟結構調整不斷加快,也讓不同區域之間在產業發展上形成激烈競爭。從近年來各地出台的人才新政看,對技術技能人才的爭奪早已成為這種競爭的重要組成部分。2017年以來,國家層麵和各地方政府陸續出台了深化產教融合的政策文件,大力推進人力資源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促進教育鏈、人才鏈與產業鏈、創新鏈有機銜接。而產業和教育兩大領域涉及眾多重要利益相關者,產教融合天然具有係統性、區域性、複雜性。從筆者相關課題研究對各地實踐的梳理情況看,地方政府在促進職業教育產教融合上普遍麵臨著治理主體不清晰、治理對象不精準、治理方式不科學、治理措施不到位等諸多困境,實踐成效似遠未達到預期。

普遍而言,地方政府對職業教育產教融合的目標會體現在三個方麵:一是技術技能人才數量要滿足企業發展現實需求,也就是很多地方政府提出的“人留本地就業”;二是技術技能人才質量要能適應和支撐區域產業轉型升級需要,在專業建設和人才培養上體現出一定的前瞻性;三是技術技能人才隊伍建設要降本增效,最大限度地實現有關各方核心利益訴求的協調和平衡。要實現這樣的目標,地方政府必須發揮統籌和主導作用,因地製宜地加強產教融合平台建設和體製機製創新,不斷改進和完善對產教融合的治理,以實現資源統籌後的使用效率最大化和價值發揮最大化。

從近年來各地實踐來看,職業教育集團尤其是區域性職業教育集團已經成為地方政府促進產教融合的重要平台,並被賦予越來越多的公共管理和服務職能,實現政府職能的有效延伸。這種職能延伸,其實也反映出地方政府在職業教育產教融合治理路徑上的基本趨勢。其一,讓專業的人幹專業的事,能夠很好地防止政府職能細碎化、無效化或“異化”,推動“放管服”改革的有效落地。其二,為產教融合中最為關鍵的“融”找到合適的載體,政府需要做的就是推動各類資源在這個載體上集聚,圍繞前述目標給予精準的政策引導和推動。其三,當下實踐中諸如職業教育集團、產學研合作聯盟、“教育型”企業等各種產教融合平台,在事實上已經具有鮮明的“第三部門”特征,對於發揮企業重要主體作用、更好地推進校企協同育人能夠起到很好的推動作用。